栖霞历史上的名人

展开全部

  历史文化名人

  齐诗学的开创者辕固

  辕 固(约前235一135) 古腄县人,旧志考定为今栖霞市人。乡镇则不祥。汉景帝时,以廉直拜清河太傅。曾与道家黄生辩论汤武革命,又与塞太后辩论儒、道两家的优劣。同当时指导政治的黄老、刑名之学进行斗争。不久,因病被免职。
  公元前140年,汉武帝即位。90余岁高龄的辕固应召复出。终因主持”务正学以吉,毋曲学以阿世”,遭到了同是儒生的众人嫉毁,再次罢归。自称:知己者唯公孙弘而已。
  辕固是西汉初今文诗学——齐诗学的开创者,至清代乾嘉间,一直代表着我国四大诗学巨流之一。古腄县名诗人,皆辕固弟子。

  道教全真派创始人之一丘处机

  丘处机(1148-1227),亦作丘处机,字通密,号长春子,栖霞滨都里人。金元时期道教全真派创始人之一。与丹阳、谭处端、王处一、刘处玄、郝大通、孙不二等统称“北七真”。
  1188年(金大定二十八年)3月,丘处机应金世宗召,从祖庵(王重阳故居)赴燕京(今北京),奉旨塑王重阳、马丹阳(时已去世)像于它庵,并主持了”乃春节”礁事,还当面向金世宗作了”持盈守成”的告诫。金世宗赐给吊处机袍了和桃子,外加十万枚大钱。由此丘处机名声大振。
  1191午 (金明昌二年)秋,丘处机回归故里修建滨都宫 (赐号太虚观)作为传道之所。1206年 (金泰和六年),他重返宁海,改马丹阳故居为玄都观。1208年后,丘处机曾两访崂山,足迹遍及青州、登州、莱州等地,扩大了全真教的影响。12门年 (金贞佑二年),益都杨安儿起义军攻克登、莱等州,丘处机准旨招抚了部分义军。其时,金、蒙、南宋三势鼎立,争相诏求丘处机,他概不应诏。
  1219年冬,元太祖成吉思汗派近臣刘仲禄持诏书相邀,丘处机说 “我循天理而行,天使行处无敢违。”遂带弟19人前往。历时3年,行程万里,74岁高龄的丘处机终于会成成吉思汗于雪山。每每迸言:“要长生,须清心寡欲;要一统天下,须 “敬天爱民。”此话深得成吉思汗赞赏,口封“神仙”。在丘处机的影响下成吉思汗曾令“上杀”。
  1224年(元太祖十九年),丘处机回到燕京,奉旨掌管天下道教,住天长观(今白云观)。同年,丘处机曾持旨释放沦为奴隶的汉人和女真人3万余,并通过入全真教即可免除差役的方式,解救了大批汉族学者。自此,全真教盛极一时,丘处机的声誉亦登峰造极。寺庙改道观、佛教徒更道教者不计其数。
  1227年(元太祖二十二年),丘处机病逝于天长观,终年80岁。元世祖时,追封为 “长春演道主教真人”。
  丘处机遗著有《大丹直指》、《摄生消息论》、《磻溪集》和《鸣道集》等。其诗词作品在金、元之际有一定的代表性,后人所编《元诗别裁》、《词林纪事》都选有他的作品。《磻溪词》一卷,由近人朱孝成辑于《疆村丛书》。丘处机西游经历,由其弟子李志常的《长春真人西游记》详载。
  元朝翰林学士王之纲有诗日:“扶桑宾日东海东,公山直与蓬莱通。群仙来往乎其中,长春仙人道业隆。”1996年10月8一9日,丘处机学术研讨会在栖霞悦心亭宾馆召开,来自香港和内地的15名研究丘处机和道教文化的著名学者一致认为:作为烟台八大历史名人之首的丘处机不仅仅是栖霞、烟台、山东名人,而且是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廖若辰星的历史明星,他堪称享誉海内外的道教大师、政治家、旅游家、养生学家和诗人,在宗教界、思想界、文化界、医学界都具有深远的影响。

  东征大将军牟全

  牟全,生卒年不详,栖霞铁口人。至元年间 (1335一1341)任武略将军、水军都督。时,东方沿海地带屡遭傣寇骚扰,民不聊生。朝廷赐牟全以金牌,命率师,三征傣寇。父母兄弟不忍其远离,牟全说:”大丈夫风云际会之时,当立功异域,以报国家,焉能从伏田亩间乎?”他奋不顾身,创开水道,风波万里,屡建奇功。台湾1971年11月21日《青年战士报》载题为《牟,以国为氏》文称:”在牟氏的山东老家,也人才辈出,象元代东征日本时,率领战舰,开创水道的大将牟全,便是山东栖霞人。”回国后,方庆河清海虽之际,牟全竟被奸细谋刺于河北桃花店。元帝念其功,乃命金牌御葬于观音山下,并建词纪念。迄今词尚存,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同胞兄弟牟道立、牟道行

  栖霞牟氏有胞兄弟两人在历史上颇有名声,他们便是牟氏老八文中牟道立、牟道行兄弟俩。
  牟道立(1567一1624),四川叙州府通判。字允修,蛇窝泊镇牟家瞳人。30岁中拔贡,后出任直隶琢州摄篆州判。琢州当国道之冲,民不聊生。供职时,有一同乡赵家宰路过,差人持牌索马。愤然日:”琢州民穷,欲强我竭民力以结权贵,吾不忍也。”遂碎其牌而拒之。后升四川省叙州府 (今宜宾市)通判,值兵兴,督饰有功,奏加二级,正五品衔。但因操劳过度,信末至,已先卒于官。平生以清廉立世,曾对”易米藏银以迸”的属下重罚。卒后储蓄甚微,靠襄助以置灵枢始得归里。葬燕子布 (今南石岔)北山。其后有名人牟障 (二炮后勤部正军级部长)、牟书令 (中国石化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牟道行 (1568一1618),直隶真定府同知 (副知府)。字兆可,又宇青槐,号济川,蛇窝泊镇牟家瞳人,后徒居栖霞城南门里。24岁(万历十九年)中举人,后屡试礼部不第,47岁(万历四十二年)经渴选出任河南宜阳县知县,晋阶奉政大夫,直隶真定府同知。万历四十六年十一月初三日卒于官,享年51岁。曾出资支助栖霞县第一部县志(明《万历县志》)付样,使史料得以存世流传。居乡时,逢灾年农民交不上田赋,多次代纳一社丁银,不责偿,时人称颂。后主宰宜阳,因治行显著,宜阳人亦娘称之,并有”神君父母”之称号。主要治行有三:1、宜阳人久受水灾之苦,田地荒废,民多积欠。父死责其子,兄亡捕其弟。每逢限比,银档累累。道行花任后,见之悲痛不忍,慨捐傣银,代纳田赋。为治水害,巡邑申,察地势,于黄涧口、鱼儿泉、韩城镇、水兑村、神后等多处凿山阜、开沟渠、决淤塞、筑堤坝。岁涝,则泄田水人河,岁旱,则引河水灌溉,禾壮粮丰,流民复返。收田赋不用催逼,积极交纳,民歌四野。z、创立宜山复社书院,延明师授课。且十日亲临一课,与诸生间难,并对学生发放津贴,励生勤学。后生多有成就,学风兴焉。3、宜阳旧有养济院,人多舍少,或数姓同居一堂,或露处庭外,不避风雨。为此,特增置屋舍四五十间,按户分给,使鳞寡孤独者得有所居。故被称为 “神君父母”。治宜阳五年,离任后,被宜阳人祖供于七贤伺。自明朝万历四十二年至清朝康熙三十九年,历时近百年,宜阳人思慕不忘,请于朝廷,崇祖宜阳名宦,政绩由此可知。
  于宜阳闲暇时,常登翠屏山绝顶,慨然有怀,因故乡白洋河畔亦有翠屏山,两揽其胜,自号”两屏”。在真定府任上,长兄子证,为归德府通判时,常遣人将朝服送归德,让侄儿亲纫两袖,以示戒污。此家教,族人乐道。其后有名人牟墨林。

  ”三朝元老” 郝晋

  郝 晋 (1585一1655) 原名联登,字康仲,号岂岳,一号丸啸居士,晚号盂山樵隐。栖霞城里人(一说是松山镇郝家楼村人),明末清初传奇人物和有争议人物之一。
  郝晋自幼颖悟异常,读书过目成诵。十六岁作红叶诗八篇,其”几处红霜叶,深红更浅红。秋光流水外,山色夕阳中”大获好评。他两次人艾山俺读书,迄今仍流传有”土地护驾,小鬼掌灯”故事数则。明天启元年举人,崇侦元年试中迸士后,历任四川巴县知县,四川乡试同考官,四川道监察御史,可谓政声载道,遗爱在川。守母丧后,平l、官巡视太仓,旋兼南城监察御史,升顺天府尹,刑部右侍郎,转兵部左侍郎。
  1644年,李自成兴兵举起反明室旗帜之际,郝晋被调遣视师直隶保定与山西太原,兼理兵部尚书,左都御史,后以军功有诏内调,赐宴文华殿,钦加太子太保,封勤襄伯,遂戊明木中流砒帖。
  李臼成攻破北京之口,郝晋被俘,大顺政权即委以刑郁之事,彼虚应数日而逃归故里,原计划练兵勤王,内清兵人主中原而作罢。
  1645午,清顺治命邢晋巡抚保比,邢背冉三辞之不允,于是又为消保定巡抚者数月,后授兵部右侍郎兼部察院有副郁卿史米直隶提督者数月。次年,特恩加太子少保,赏花钢,赐封三等男爵。1647午春,终获准病辞,门里筑石芝园,构曲亭,若《丸啸斋集》。几午后卒于家。综观郝背”-生,官阶之大实为栖籍历史人物之冠,然以身事三胡故,《明季北略》–书载其被南明政权列为第119劣”从贼臣。。被民间戏墟为”三朝元老”。孰不知邢晋之苦衷全任其诗文、斋号中有所反映,彼欲大啸而只敢 “丸啸”,他 “一听腑歌泪欲斑”,他 “才几氖氰迷翠树。忽闻攒越匝青天”,他”几番倚徒瑶池侧,移取清辉人酒怀”,无不出于无奈。
  郝晋诗、文、书法俱佳,但以”三朗元老”故,遂戍不它褒崇之势,棋至于任去世后之祭典上,给执书人带来砰价之艰难,于矩?,旬”杀我卞者足我仇,杀我仇者是我友”的左语戊为绝妙奸间,也道出了点滴历史真啼。

  胶东农民起义领袖于七

  于乐吾 (1607一1701)世称于七。唐家泊村人。因在同胞中排行老七,故后,一怒之下手起刀落,杀栖霞知县于席间。又迅即枉回唐家泊,一面迭运粮草迸锯齿牙山,一面广发”露布”招集旧部,准备迎击情兵。他对人说:”一不做,二不休,今决依山寨同清兵见高低,或坠崖,或引颈,不自顾也。”
  是年冬,于七带领义军同情兵交战,初在接官亭、营盗等地获胜。后因寡不敌众,退守开出主峰。激战中,于七只身单刀据守于”门槛石”要道,将攀援至此的清兵一个个砍下山崖。血凝刀,以沸水冲洗。
  次年春,义军因被久困粮尽援绝而失败,于七得绿营兵某将军的掩扩,尺身突出重围,后辗转峙山,拜华严寺慈霜上人为师。法号寂彻,亿善和。于70岁时,继师兄大泽,主持华严寺20余年。
  1701年 (清康熙四十年),于七命人于院内揭石取刀,挥舞一番,掷刀于地,碎然去世,享年94岁。于慈霜墓塔附近筑善和墓塔葬之。塔今尚存。
  于七在华严寺曾留下一幅身着僧衣的画像,如今保存在烟台市文物馆里。

  悦心亭主人牟国珑

  牟国珑(1645一1713) 字作霖,号重季,栖霞城人。童年,由于父母早逝,依靠长兄、嫂生活,度日艰难。年17岁,因于七事受株连人狱3年,出狱后,22岁,补为博士弟子,46岁晋进士,52岁任直隶省南宫县县令。
  南宫县靠近漳河,其西境迭!水灾,百姓深受其苦。牟国珑一上任便免去灾民征赋的十分之三。不久,又僻囊垫赔一千余银两,并从官仓贷给灾民若千粮食,令其谋生救。此举受到保定巡抚于成龙的嘉奖,尤为当地百姓称颂。牟国珑因刚直不阿,秉公执法,1701年 (清康熙四十年)被某权;诬告于吏部,遭僻职门田。牟国珑回故里后,任栖霞城住宅东建一亭,名“悦心亭”,惜以幽静环境消磨时光。晚年,牟国珑参与纂修《栖霞县志》,并代本社百姓纳丁徭银2年。病故时,有直隶省南宫县绅民数百人“走吊于栖”。

  ”代天巡狞” 者牟恒

  牟 恒 (1658一1726)字圣基,号述斋,栖霞城南门里人。清康熙后期著名监察御史。其父牟作字,以埋学祖于乡贤。其少年颖,工文章,15岁补博士弟子员,康熙廿九年中举人,三十三年中迸,初任内阁中书,历任户、礼二部郎中,监督宝泉局铸制铜饯。同时,多佳吏,其独廉泊清正,康熙帝大悦,特赐《周易孝经》以示鼓励,并旋提监察御史。迸督察院后,其读书见古名臣谏奏兴除事,辄慷慨动颜色,必见诸行事。时有乡贤达某司空者,因私事有求于他,用数百金为其祝寿,他力却之,遂杜其口;而至人有冤抑,其必抗章力救。太守渴选在京,人诬不沽;同邑孙某,被诬以窝留东人,将拟遣戍,是他尽力救勉的。另有一次,巡视南城,杖优人之结交权贵者,而丘遂之,一时豪横敛手,于是声望赫然,无大小贤否,皆知有牟御史。夷命监视钱局,工头多私积服饰逾侈,其严禁之,有人尝持貉裘,数引门而不敢献。后来,在其任间无攒逾者。一日侍班,康熙帝嘉之日:真诚不欺。”其曾多次受皇帝派遣”代天巡狞”,是栖霞唯一的”代天巡守”者。其”代天巡守”牌,民国期间传至古镇都牟家,1947年土改时被砸毁。晚年,归栖霞老家,开家垫,亲课诸弟子侄于学。科第之盛,为郡邑之冠,将牟氏家族推上栖霞四大望族之首。牟恒为御史时,其生活非常节俭,上朝时亦是旧袍布衣,故有“牟大愚子”之称。

  农民出身的监察御史牟昌裕

  牟吕裕(1747一1808)宇启昆,号松岩,栖霞城北宫人。乾隆五十贺午(1790年)44岁时考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古士。后授礼部主事。逾午改工部虞衡司主事。后又历任都水司主事、营缮司员外郎、郎中,嘉庆九年 (卜04年)充顺天乡试同考官。授江南道、云南道、河南道监祭御史,出任九省军门总糟郎堂等职。奉命巡查京城。抽查遮小hl运京糟米。屡上章疏,以能吉闻名。
  牟昌裕考中迸士候缺时,照常参加田间劳动,没有–点进士味。一日京城下来圣旨宣召,他正在田间干活,接了圣旨之后,还把家中没干完的农活继续干完才准备赴任。在离家赴任的那天早晨,他把牲口栏和猪圈收恰了一遍,看看水缸中没有水了又挑了两把水,才对家中人说道:”就干到这里吧,以后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牟昌裕做官后,开始当翰林,后来出任监察御史,–直为官清廉,家中没有修察院府。这时,栖霞知县徐秉谦为了讨好牟昌裕,便拨出一笔公款,要在北宫村为牟昌裕家修建一处察院府。牟昌裕知道后,专程回乡阻止,知县徐秉谦不但无功,还险遭弹勃。
  嘉庆初年,牟昌裕山监察御史出任糟运总督,朝廷为了保持糟运的顺利,让牟昌裕文官挂武职,以掌管供京郡生存的全部酒运(由南方通过大运河常年往北京运粮)。牟昌裕上任后,通过严厉整访,制定出新的章法,使过去捣鬼贪污的官吏再也不敢捣鬼了。嘉庆九年,岁次甲子暮春,牟昌裕趁回京向朝廷复命之际,游玩了白去观–安葬栖霞名十丘处机的著名道观。当他看到丘处机的画像时,随之命道长
  取来文房四宝,为丘处机画像题了诗,云:
  丘处机画像赞日:
  飘然琼佩与霞踞,我见先生以况如。
  此日胸襟真洒落,昔年凤格冲太虚。
  生成天汉排金马,消尽英声打木鱼。
  莫道吾乡灵杰少,此才不肯读儒书。
  岁次甲子暮春
  九省军门总潜鄙堂
  栖霞县牟昌裕敬书

  山东蔷名占文家牟愿相

  牟愿相(1760一1811) 字雷夫,号铁李,古镇都人。邑库生。自号”铁李”以示追怀远祖李椭公。赋性不谐于俗,而淡泊自守,与人无所仟。申年随父居莱芜六年,弓当地张墨宾等四子友善,所做诗文,成为有时代风十特征之文献。一生体弱多病,仅得年52岁。所著《小懈卓堂诗集》、《小滩草堂文集》,于逝后42年 (1853)由诲阳七里店其婿李班刊行,高密蝉为鳃作序:”夫艾山之灵,秀著于诲滨,得其气者往往为名士,为伟人。先生与陌人先生角立特出,岂非钟蹄之独厚者欣!”有诗文人选《山左古文抄》,后来作者皆莫能及。

  人选《畴人传》的算学家刘日义

  刘臼义(17引一1812 字乔林,-?-字立夫,又自号签夫,减家庄镇桥子村人。祖父刘汝为及父亲刘大建皆务农。刘日义少年丧父,家境赞穷,但却知道努力读书。母亲李妇人辛苦劳作,勉强供刘日义求学。几年后刘门义学业大戍,品学兼优,一时饮誉乡里。时逢校试童 刘日义一生著有《勾股图》一卷,《面体算术》八卷,《小雅辛卯朔考》三卷,《读汉书律历志算草》三卷,《元史日影集》一卷,《h章算式》九卷,《推日月食》三卷。
  文友牟庭曾为其撰墓志铭云:
  辛苦文章止一第,临政优优不终试。
  退隐厚生孝养致,中道辞亲独入地。
  平生万事不满意,余才著书追圣智¨
  清著名学者、尚书阮元辑《畴人传》(世人称历算学者为”畴人”)–书,专门介绍了刘日义。敢废旧习的林昌早年有 “秀才成群,旗杆如林”之说的铁口荆子埠村,村里秀才甚多,在外做官的也不少。这些人当申,威望最高、影响最大、深得乡里敬仰的,当首推林昌。
  林昌(1748一1821)字皋言,又字大签,号九丰。16岁人县学,23岁中举。46岁时补为馆陶县 “训导”。1807午 (清嘉庆12年),林昌59岁时才被任命为云南省禄丰县县令。行前,有友劝他 “三思而行”,他回答说:”州县微员也!能害一方亦能福一方。天下者州县之积,帅县各称职,则天下治矣。吾将一试焉!”
  林昌一上任,就遇见一个案子:当地有个富户的儿媳妇怀孕七月,生下一男孩,引起富户家猜疑,要将产妇休出。产妇不忿,抱子迸衙击鼓鸣冤。林昌间明原委,深为产妇不平。他传富户到堂,反复规劝,晓之以理,怎奈富户死不回头,衙内人等窃窃私议。最后林昌说:”老爷我乃是七个月生的。”一语驳倒众议,使母子不致受辱,产妇感激万分。同年夏,天大旱,积谷人家皆不愿聚粮,致原来靠买米糊口的贫对待儿子那样就行了。”归乡后林昌家徒四壁,别无长物。后为生活所迫,抵长山县任教渝。3年后,因父丧回家,从此隐居不出。时有禄丰几个绅士不远万里来胶东看望林昌,因关山遥远,一住就是半载。他们品茶饮酒,回首往事,多说起林昌在职时所做好事。
  1821年 (清道光元年)林昌病故。留有《四书尊闻录》、《周礼读本》、《毛诗审吉》、《古文会心录》、《分甘堂古文集》、《大签子诗存》等着作。

  训诂大师郝懿行

  郝懿行(1757一1825)字询九,号兰皋,栖霞城人,清代著名的经学家。1786年 (清乾隆五十一年)以优贡人太学。1788年 (清乾隆五十三年)科试中举。1799年 (清嘉庆四年)中进士后,任户部额外主事达25年。他自幼聪明好学,在县学读书时,被山东学使赵鹿泉誉为”栖霞四杰”之一。
  据《清史列传》记载,郝懿行为人廉工自守,朴呐少言,非素知老友,常相对终日不发一语;若遇同好,谈论经义,则嗓嗓终日不倦。住宅简陋,生活俭朴,把一生精力耗于研读和著述中。”得来傣钱,辆以买书”,”展篇执笔,恒自深夜过四更多更”。他的夫人壬照圆说他”兰皋君子,考订篇籍,日月浸寻,著作等身”。
  郝懿行养成唯书是学的习惯,为买书不惜”典却寒衣”,为著书立说坚持”漏下四鼓者四十寒暑”。一生留下了50余种近400卷著作。其代表作《尔雅义疏》19卷。该书始撰于1808年 (清嘉庆十三年),完稿于1822年 (清道光二年),历经叼个寒暑成书。该书对我国古代经典词书《尔雅》详加文辨析,援引考据,疏通证明,校工讹谬,博得了同时代著名学者阮元、壬念孙等人的赞誉。《尔雅义疏》还矫正了晋郭镁《尔雅注》的许多疏漏,比清初邵晋涵的《尔雅正义》也有独到之处。

  古文学家牟应震

  牟应震 (1744一1825) 宇寅同,号卢坡,蛇窝泊镇牟家河西村人,晚年徒居招远大霞坞村。乾隆癸卯年(1783年)举人,其常吉志:”如果让我担当大将军的角色,我就会专管外事,率精兵与外侵之敌决一雌雄,如不则当一谅官,惩治权候之人,为天下兴利除弊,最下也要成为一个腰缠万贯之人,济贫急难,救助普天下穷苦之人。老了以后则遁迹大山之中,不与世人交往,让后人惊叹想象,做最后的收场。”曾任山东禹城训导20余年。在其60岁时,禹城有一姓于的年轻人曾作文为其祝寿,称其 “意状疏散,不修边幅,家贫不屑间生计,非分之财弗苟得。与人不算计,想说的直说,所言都是肺腑之言。”后升任青州府教授。五午后弃官归故里,闭门著书,寒暑无间,晤首穷经,毫而好学。道光五年 (1825年)工月,病中自作墓志铭,神志清楚,表现从容,且自古:”解《易》禾完,抱憾终古。”临死之际,犹呼家人拿笔砚来,说”解《易》两交禾安处,当改之”。改完后,令人读给他听,说:”这是最大的收获。”言毕而去,享年82岁。著有《夏小正考》、《毛诗质疑》、《四书贯》、《周易直解》、《胡卢山人诗稿》等付样或末付粹书稿10余部,今存山东省图书馆。

  山左第一秀才牟庭

  牟 庭 (1759一183叨 原名廷相,宇默人,号陌人,栖霞城里人。?童年就读于古镇都 “小溜草堂”家垫,天资聪敏,19岁补诸生。被山东学使赵鹿泉称为”山左第一秀才”。然而,成”优贡”之后,却屡试不举。只做了一任观城县训导,便因病辞职。以著书立说终其身,著作甚丰,事略载 《邑志》、《通省志》、《清史列传》。
  牟庭年青时期,曾想通过科举踏人仕途。但其生性好古,研究经文史籍喜发己见,而应试诗文却常不被赏识。甚至有的主考执其落卷暴扬其短。好友牟愿相为其鸣不平道:”下第群称屈,如兄屈最深”。牟庭作 “合古由来不合时,此人偏学古人奇”诗句以励志。
  牟庭长于治经,亦长于诗文。从20岁左右开始著述活动,凡读书每每随文订正,积累下50余部手稿。牟愿相赞赏其诗 “向来一瓣香,堪称杜陵叟”,赵鹿泉甚至赞他 “可继渔洋而霸”。
  牟庭著述虽丰,但生前只刻行过《楚辞述芳》。死后他儿子牟房(清嘉庆十三年举人,长清县教渝)又刻行了《周公年表》,并将所著《同文尚书》、《诗切》、《雪泥书屋文集》、《雪泥书屋诗集》、《左传评注》、《春秋算草》、《礼记投壶算草》、《释老》,及批校《曼子》、《墨子》、《吕氏春秋》、《韩子》、《淮南子》、《易林参同契》等50多种书编印成《雪泥书屋遗书目录》。山东省博物馆藏有牟庭稿本。
  牟庭的50多种著作中,有两部最突出的巨著,一是《同文尚书》,二是 《诗切》。据《雪泥书屋遗书日录》记载:牟庭39岁以前,就开始注解 《尚书》,曾数易其稿,前后钻研了40年时间,于清道光元年脱稿。那时,牟庭巳63岁。以后,又时时修改,直到死前。在这11年中,又搜集了许多资料,预备作序未成。牟庭去世后,经过100多年的时间先后想刻印这部书的有他儿子牟房和福山的王熬荣、诸城的王献唐三人,但都因故未能完成。1982年,山东齐鲁书社根据王献唐的描本影印出版了牟庭的巨著 《同文尚书》。全书分上、中、下三册,共1650页,35?6万字。它的印行,为历史学界提供了-部有价值的《尚书》注本,受到国内外学者的好评。
  《尚书》以 “同文”为名,是借用 《礼记》”书同文”的词意,内容系指今文、古文的合并而吉,既不偏于真古文,也不偏于今文。大似东汉刘陶的《中文尚书》体例,进行全面经义的解释。通过他的解释,连过去韩愈都认为是”估屈聋牙”的《尚书》,只要细心读过,可以说是容易了解的。他推翻了尚书学上的许多成案,提出了许多新的见解。由汉到清代的”家法”以及 “家法”以外的名家注说,他都不适合,感情十分融洽,常以诗词唱和。是年秋,郝熬行去济南应试中举,曾做诗二首寄回赠之,她当即吟诗两首回赠。其诗云:”小试文场久擅名,矮庐一室倍经营。案头挥笔风添势,夜半构思月助明。花结锦成人易懒,云飞露白马登程。如君折得赡中桂,自尔高山听鹿鸣。”鼓励丈夫再接再厉,争取迸士及第。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