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高房价!这些城市已经开始行动

2019年至今,房价一路上浮,虽然在“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房价涨幅趋于平稳,但“高房价”依旧让人谈之色变。如何解决高房价这一痛点?这些城市的信号预示着改变和突破。

2019年房价看过来

要想拯救高房价,首先让我们了解一下今年楼市的整体走势。

进入2019年,调控从中央“一刀切”转变为地方“因城施策、一城一策”,全国多地先后调控松绑,随后楼市在3、4月份迎来小阳春,房价随之上涨。

调控随之加码,多部门重提“房住不炒”,并确定“稳房价、稳地价、稳预期”为本年度的整体目标,多地再次出台各类调控政策,遏制了房价的进一步上涨。

不过,调控整体呈现一二线城市严于三四线城市的态势,所以当一二线城市的房价得到基本控制的时候,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三四线城市的房价涨幅开始扩大,先后领跑全国。涨幅过快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多个三四线城市调控加码,力图稳控房价。

7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强调: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

8月10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通知,检查全国32个重点城市,严厉查处各种将资金通过挪用、转道等方式流入房地产行业的违法违规行为。

8月20日,央行明确强调房贷的增量不扩张、房贷的利率不下降。进一步打击以贷炒房。

从的楼市整体走势来看,调控是先松后紧,房价是持续上涨。虽然整体涨幅趋于稳定,但高房价的格局没有打破。

高房价下,这些城市正在寻求突破

对于大多数购房者而言,高房价确实是购房路上难以逾越的鸿沟。但对于刚需购房者而言,就算房价一路走高,也要硬着头皮迎难而上,多少有些壮士断腕的既视感。难道高房价下就真的无法破局?

的确,当下调控的主基调依旧是以稳为主,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想要房价下降恐怕很难实现。但是高房价下也并非无路可退,当下已经有城市开始尝试在高房价下为更多底层购房者提供住房保障。

1.深圳:尝试配租公共租赁住房

作为四个一线城市之一的深圳,最近十年来,城市商品房均价已经上涨了490%。目前拥有着超过5万元/㎡的高房价,如今,高房价已经成为深圳建设创新引领型全球城市的一道门槛。为了改变高房价下的买房难题,深圳开启“新房改”,为高房价下实现安居梦进行着尝试。

7月31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发布了《深圳市住房保障署关于面向公交司机及环卫工人定向配租公共租赁住房的通告》,决定面向全市为社会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公交司机及环卫工人定向配租1200套公共租赁住房,为特定人群购房提供保障。

之后,在8月3日,深圳市人民政府正式对外宣布《关于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供应与保障体系的意见》,将向百姓提供更多保障性住房。

根据新的住房供应体系,深圳市场商品住房,将仅占住房供应总量的40%左右,而其余60%将由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赁住房三部分组成,这场被外界称为第二次房改的新政,最终将深圳有限的土地资源,确定在了发展百姓保障性住房的任务上。

2. 上海:定向供应共有产权保障住房

同样,另一个一线城市上海也面临着同样的局面,同样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上海市出台新的措施,向非沪籍家庭供应共有产权保障住房,定向解决住房困难问题。

日前,上海市房管局印发《关于开展全市面上非沪籍共有产权保障住房咨询及受理工作的通知》,在上海16个区全面启动非沪籍共有产权保障住房申请咨询及受理工作,计划于2019年9月底之前完成。

共有产权房,是上海“四位一体”租购并举住房保障体系的重要一环。非上海户籍常住人口共有产权保障住房,与上海户籍居民共有产权保障住房采取同一标准,即实施政府定价,且购房人产权份额应当不少于50%。

本次共有产权保障住房扩围,将聚焦常住人口中在上海市创业、稳定就业的人员尤其是各类人才、青年职工,重点解决持证年限较长、学历层次高、符合上海市产业发展导向、为上海经济社会发展作出贡献的居住证持证人住房困难问题。

墨心观点:

作为目前全国房价顶峰的一线城市,已经在积极尝试通过保障性住房来解决高房价下买房困难的顽疾。不可否认,考虑到不同城市的实际情况有所不同,这样的尝试短时间内还很难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推广。但是,这样的尝试是积极的,也为各城市探索拯救高房价提供了参考。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