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维:真正的公主没有病,你只是被毒鸡汤洗脑了丨书目治疗师

(另维/口述,危敏/整理)

阿平:你好!

在我看来,我不认为有“公主病”这种指责的说法。“公主病”是每个人性格里都会有的一部分。

所以,我觉得你们亟需交流的不是“治公主病”,而是相处方式的问题。我不建议你直接说出“我觉得你有公主病”这句话。这是一种情绪指责,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你可以跳过“公主病”这个情绪评判,和你的女朋友认真列一个清单,告诉她哪些行为会让你不满,看看你们还有没有交流改正的空间。

我写过一本书叫《每一天梦想练习》,书里讲了很多人的成功故事和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我想通过这些故事表达的观点,就是面对问题时,我们应该“对事”,而不对一种阶段性的情绪或结果。

书里我写过一个叫茹比的角色,我对她的描述,是一个浑身上下穿满名牌、喜欢买买买、非常刁蛮任性的女生。但茹比的原型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女孩,我觉得她的性格很可爱。

我记得茹比和男朋友谈恋爱的时候,两个人在不同的城市,茹比每个星期都要飞到男生的城市去看他,而且一定要住丽思卡尔顿酒店。但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她知道男朋友和自己都支付得起这样的费用,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实际上,这个看上去有点公主病的女孩,曾用三年不到的时间拿下了心理学和应用数学的本科双学位,在我本科还没读完的时候,她已经牛津大学心理学博士毕业,做了一名科学家,是女神般的存在。

我并不是在为公主病正名。我们把另外一个情境放在这个例子里,假如你卡里的钱不够支付丽思卡尔顿,但你的女朋友却还要坚持说“你宠我就要给我订”,甚至像毒鸡汤里写的,“你愿意为我花光所有的钱才是爱我”,这就有问题了。

在我看来,被毒鸡汤洗脑是因为不够了解自己,把别人的生活标准和生活状态强加在自己身上,以为别人拥有的,就是自己想要的。这是我们大部分人都会经历的过程,好在随着我们不断成长,我们会和自己和解,意识到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不过,这个过程并不容易。

很多人看过我的经历,会觉得我是一个从小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的人。七岁进了中国作协,八岁时去鲁迅文学院学习,高中两次新概念获奖,然后就一直在出书,好像整个人生都在写作。但我知道自己并不是看上去的这个样子。实际上,一直到上大学的时候,我都没想明白自己要做什么。

人都是通过经历慢慢了解自己。上大学时我学的是会计,之后去公关公司工作,做了旅行博主,还做过体育直播,打过很多篮球比赛,后来对心理学产生兴趣,甚至一度想考博做研究,我还用间隔年环游世界……在这些年我做过这么多事情,才确定写作是我一生的追求。

我很注重内在的动力。我知道一个人的热情和主观能动性能够给生命带来什么,我知道每个人一定都有自己的热情所在,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找到这个东西,然后我找到了。

所以我特别喜欢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这本书写清楚了一种我所崇敬的人。没有任何一部作品像它一样解释了被热情吞噬的状态。我希望我的生命和主角思特里克兰德一样,是被热情吞噬的状态,是灵魂燃烧的状态。

到底什么书能够帮我们找到自己?人在不同的思想状态里,喜欢的书都不一样,没有一本书能帮我们从头走到尾,但《月亮与六便士》却能够让我不断有新的理解,也借此机会与你和你女朋友分享。

最后,关于“公主病”的话题,我还想说,当我们明确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建立了自己的人生标准后,我们同样不能拿自己的标准去要求他人。把别人的生活放在我们自己的评判体系下,多少会有失偏颇。

一个表面上有公主病的女生,实际也会有很多闪光点,就像上文提到的女孩茹比,她就非常优秀。女孩的优秀有很多种,她们有的自己很棒、很独立,有的则是让身边的人变得很好。你与你的女朋友在一起,一定也是因为她身上有让你钦佩和爱慕的某些特质。

希望你们通过有效的沟通,能步入更完美的感情状态,并且都能够在遇见星辰大海后,发现自己最想要的那颗星。祝好!

另维《每一天梦想练习》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 不 止 于 书—

More than books

— More than books —

营业时间:

营业时间:

营业时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